到处都是丰收的景象,收割机器在地里不停的穿梭着,田间的人们满脸收获的喜悦。唯独例外的是我,家里二亩薄田,收的麦子跟人家的不在可比的范围,虽说现在基本上不靠这个吃饭,但毕竟我是一农民啊,好像不太称职,也跟我在地里的劳动不成正比(没事就到地里看看什么的)。印象中这也是近几年中的头一次在家里芒种,在外的日子现在离我很遥远,中午跟以前单位的经理问候节日,他问我打算一直在家吗?或许吧。